天灾人祸

posted on 13 May 2012 22:49 by guokevichan

天灾人祸

 

          泰国本是个以耕种为主的农业国家,农民曾经占百分之八十的全部人口,多数人民往往生活在适合耕作的大河流域的平原地区,而在这些地方每年雨季洪水泛滥是很常见的事情,经历了长久时期,他们也就熟识了如何面对每年洪水的来临。其实天然涝灾对于农民也并非毫无益处,它虽带来了无穷的灾害与困难,但是也替农民调和土地的酸值,除去了长年积累在田中的化学毒药,消灭了危害榖稻的昆虫野草,同时也带来了新鲜的营养和肥沃。可是今年(2011年)年底的洪水状况比起以往大大不相同——由于自本年年初以来,北部和中部的三大堤坝开始储藏了更多的水量,直到雨季来临泰国遭受热带季风影响,一连不断地降暴雨,以致北部、东北部和中部各府的平原与耕种地区已被水涝淹没,同时三大堤坝的水势早已进入危机境况,必须排泄出大量的水分,使各地川河通道洪水泛滥,溢上堤岸从田园、公道和平地滔滔不绝地涌流向中部各府,造成泰国50年最严重的一场大洪灾害。

        曼谷位于湄南河口正是挡着洪水通入大海的路线,大量的水分皆汇集冲向曼谷城内而来,而曼谷又是泰国的首都,是泰国最重要的经济区、商业区、金融贸易中心以及政府公务和文化中心等等。为了不让洪水侵入曼谷城市内区,政府各部门与地方行政机构都尽量设法防洪计划,关闭了该市所有的157个水闸,及时建设临时防洪堤,安放大沙袋,把140亿立方米川流不息的水量抵御于曼谷北端,而排泄向东部和西部的维护城去,然而曼谷东西领域地势较为高不利于排泄,致使大量的水分长久地稽留于这一带地区,把曼谷以北地区以及东西维护城变成一个广阔的自然积水区,让它长久的泡浸在洪水当中。

         此次洪灾对全国的人民、社会经济、国际生产和政治的稳固带来极大的损坏,从本年七月下旬开始,直到次年一月中旬方才结束,从东北部与北部的16个府开始蔓延到中部,导致全国65个府684个县区陷入洪水灾难状况,包括600多万公顷面积,毁灭了400余万家户、1,350多万难民、1万4千条公路,淹没了1200万莱耕种地区,7大工业区以及其它无数的农场和商家店户,经济的损失高达1.44万亿泰铢,不包括所失去的商机和灾后各部门恢复原状的费用。

         不幸的是我恰恰刚迁居到曼谷西部暖武里府来,为了避脱城市中的拥挤和复杂,而我本人也较为喜爱田野的自然景界,就在这农村里买了一片土地建筑一所住宿,虽然远离那富丽堂皇的京城,但却能接触到郊外新鲜的空气,清心观赏秀丽的天然美景,早晨迎来旭日出,黄昏送走晚霞归,夜来时天上有月亮,地上有萤火虫,业余暇日或是将来退休之后还可栽植种树、养鱼畜牧,过着清闲雅淡与世无争的生活,真是我梦里的人间天堂呀。今年一旦洪水泛滥就把我家美丽的草原变成一片汪洋大海,突破了我的京华美梦,我从10月6日起因为许多公路已被浸泡,车堵得特别厉害,而邻近的水沟河流水位日益高涨,我也就干脆躲在家里做些准备抗洪工作。10月18日暖武里府河堤被洪水攻破,在那转瞬间似乎草原升海浪,平地起风波,大量的水分正如海啸的浪潮从各条通河水道溢涌上岸,顺着公路、田园、陆地四面八方滚滚奔腾冲上,这是空前未见的事。暖武里府以西一旦全被淹没,我家也在一夜之内变成一片汪洋大海,我从此真正地被水量封锁在家里。水势还不断上升,有些较为低洼地区水位高达三米以上,有些房屋被水浸到屋檐底下。经过一个月之后还没有消退的现象,我每天观看那无边无际的水连天界限,收听电视台所报告各地的洪灾状况,在离我家不远唯一的邻居早在上个月底水位高峰的那一天就迁移去了,只剩下我一家,也只有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此时我渐渐感到惶恐,似乎是个守护城门的军士,睁着眼巴巴看那有如千军万马的洪水源源不断地攻入城门,而自己却无计可施惟有束手待毙。我时常打电话去通知村长、地方行政机构和警察局,一方面向她们探问水势的情况,另一方面也向他们报告自己的处境,万一发生意外也可向他们求救。

         经过这场灾难使我深深地感到,天然的力量是那么的伟大,而人类是如何微不足道,通常温柔善意的水滴,也可万涓汇合成为凶猛咆哮势不可挡的洪水,你越加强围堵,它的势力就越加倍强盛,唯有疏顺道滞、引入河道、合通四海,方可平息水患。要不然仅仅一百多亿立方米的水量降临,就能使全泰国人民以及政府各部门机构,束手无策、听天由命。我还发觉在人生中最可怕的不是在危机当中拼命挣扎死里逃生,也不是与困难的坚决苦战,而是将大难临头之时无可放矢只有投降任命。同时还饱受了人间冷暖、世道不公的滋味,在这负有黄袍佛国之称的泰国,当遍地难民正在哀苦齐鸣,许多政府机关、媒体单位、慈善机构正在捐款救济,还有些人在趁人之危、打家劫舍、提高物价、弱肉强食、贪污救济品。在被困将近三个月的时光之内,我亲身领悟到人生最重要的不是钱财和名利,而是维持生活的基础要素,也不是争论与取胜,而是友谊和互助。在那无边无际的海茫茫当中,没有市场、没有商店小贩,既使有多少的金银珠宝也不能换取一顿维持生命的饮食。当一个人单独被围困之时,四面是水、四处无人,偶尔故友的来电也比金钱宝贵得多,这是一番考验、是一场战斗、也是一种滋味。

         所谓天灾人祸,往往是天灾三十,人祸七十。根据气象部门的记载今年的雨量不比1995年更多,可是1995年的水灾状况就没有今年那么严重,当曼谷以北各府全被淹没数月之时,曼谷市长还死硬不肯打开水闸减轻祸患。反对派与政府党仍然互相指责,议论纷纷,毫无妥协合作,让无数的难民淹没于政治偏见之中,真是政治分歧,殃及池鱼。

 

Comment

Comment:

Tweet